前国安球员极端"示爱"非常亏 但也是俱乐部的成功

稿件来源: 丰二 一九八四丰臻

11月2日晚的中超国家德比,北京国安已经很优秀了,硬扛卫冕冠军大半场,落后2球能追回1个,然后继续给恒大施压。

但败于第80分钟保利尼奥的致命一击。

保利尼奥真挺疯的。从他在后场拿球传给黄博文,然后往前跑到对方小禁区附近,大概80米的距离,中途离球很远,没有拿球的机会,还是照跑。国安的防守队员大概因为疲惫,早被他甩在身后。黄博文得以横敲给无人盯防的保利尼奥,杀死全年最难的一场球。

再说一次:第80分钟,从进攻发起,到进攻终结,80米的无球冲刺。这个进球有极强的保利尼奥烙印。

赛季至今,18轮比赛,保利尼奥18场首发,场均88分钟。12个进球,4个助攻。继高拉特之后,连续两年斩获赛季mvp,悬念不大。除非特谢拉带队夺冠。

保利尼奥的天赋毋庸置疑——身体素质也是天赋的一种。但保利尼奥的感染力主要在精神层面。不知疲倦的奔跑,以身作则的风范,从不抱怨队友,以及对手,不跟裁判纠缠,把本职工作做到极致,用最纯粹的竞技能力影响全局。

恒大选外援确实会选,很难解释这跟企业文化有什么关系。但人家效果是好,它拿来吹一下又何妨。

保利尼奥打进致命一球后的割喉庆祝动作很有镜头感。欧洲老牌工人阶级看台,拉美小市民的簇拥,非洲野地的舞蹈,足球有一万种性格,情绪亢奋的庆祝屡见不鲜,但在中超不多见。这跟环境和氛围有关。但如果在足球的世界里都不放肆,那在哪里放肆。

毛剑卿在朱雀对申花割喉。陈志钊在虹口对曼萨诺露出的“蛋腚”。郜林在沈阳甩耳光。足球如果没有情绪也就不叫足球了。

保利尼奥冲着恒大替补席做出割喉的动作,他很得意,示意比赛已经结束,而他是主宰者。这个动作反而让我意识到,八冠王从来不是高高在上的姿态,而是很较劲地面对国安,哪怕对手是多年手下败将。

广州德比补时绝杀后他狂奔脱衣庆祝还记得吧。按理说,富力很弱,赢了,不至于这么兴奋吧?这是庸俗的思维。保利尼奥持续高水准输出的背后大概是他对每个对手的尊重。

保利尼奥的较真是高尚的职业精神,获利的是他自己、球队,以及比赛本身。

所以国安名宿王长庆在媒体上说出那番话就让我觉得吃惊了。

“他那个动作,在我们那年代能踢死他,挑衅动作,士可杀不可辱,现在咱们的队员冷静了,听话是必须的,时代不一样了。但人必须学会尊重。”

让人哭笑不得的一段点评。王长庆那个年代,我们都经历过,派出所还是有的。

“名宿”跟“C庆”一样,是开玩笑的称呼,“前国安球员”比较准确。应该佩服国安这个IP在北京足球圈和前国安球员心里的感召力和凝聚力,但它不应该表现在王长庆从主观且狭隘的角度去谈保利尼奥的庆祝动作。

想起阿森纳49场不败期间在老特拉福德的那场世上最重要的0比0(枪手死忠说),范尼最后时刻罚丢点球,劳伦和基翁上去对着范尼羞辱、宣泄。基翁那才是赤裸裸的挑衅。不知道有没有曼联名宿在直播里说要踢死他,但那个镜头成了英国足球文化里的经典画面之一。

看到王长庆的话,第一反应是,这话是名宿自己钻牛角尖,是污名保利尼奥,对事情的认识不太职业,而且,怎么说呢,语气比较像混混。在一个北京电视台这种权威平台,嘉宾的表达水平应该高一点才对。

我估计就算是国安球迷,也不太爱听名宿说这种话。球员和教练在场上拼尽全力,虽说输球,但也可以赢得一些尊重,可是后院一句冒失的话丢人,对俱乐部来说,非常亏。

不过很快也有第二反应。第二反应是:也没啥。国安名宿为中超国家德比文化增加了一个新桥段,这也是好事对不对。

足球从来不只是比赛,还包括赛前赛后的口水,我们每天都生活在足球世界的唇枪舌战中。教练、球员肯定是主角,解说、记者、球迷、裁判是配角。主角有主角的戏,配角有配角的戏,着实也缺一不可。恒大对国安的比赛,论抢镜和制造话题,这回,保利尼奥是最佳男主,王长庆是最佳男配,可以吧。

王长庆就像周星驰演的那种keliefie,觉得自己懂戏,有积极性,想演,但没有看过《演员的自我修养》,所以略尬,但还是要鼓励。话又说回来,一名退役的球员能发自肺腑地、极端地、尴尬地、无厘头地、奋不顾身地表达对老东家的爱,这是俱乐部的成功。

讲真,国安恒大十年仇口,值得拍一部纪录片了,有没有人考虑一下,拍得好,流量应该还是有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