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专生确实多过博士,君实生物回应了这些问题,却回避了另一问题

原标题:大专生确实多过博士,君实生物回应了这些问题,却回避了另一问题 来源: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11月12日,某自媒体发表文章,直指君实生物(688180.SH;01877.HK)的某一款药物存在问题,而且称该公司的研发实力等有待考证,“研发团队大专生多过博士”。

这么一篇自媒体文章,不仅让君实生物收到了监管机构的问询函,而且从12日开盘到13日收盘,以A股的跌幅进行计算,它的总市值蒸发了约68.89亿元。

11月13日深夜,君实生物发布近万字的长文公告,回复了监管机构的问询函,对自媒体质疑的一些问题进行了回应。而对于其中一项较为关键的指控,它却避而不谈。

三大疑点,一一回应

疑点一:大专生多过博士?

确实如此,大专学历员工未直接参与核心研发

11月12日,某自媒体发表文章称,在君实生物的研发团队中,大专生多过博士生,还有一大半都是本科毕业生。

11月13日深夜,在君实生物发布的公告中,也对该质疑进行了详尽的回应。截至11月12日,君实生物共有员工2326人,其中研发人员为620人。

在这620名研发人员中,有35人的学历是博士,38人的学历为大专,也就是说大专学历的研发人员的确多于博士学历的研发人员。

不过,君实生物在公告中称,大专学历的38人大多都是做研究工作的配合和支持工作,暂未直接参与核心的研发活动。

某药物研发公司的研发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现在药物研发的学历最低底线多是本科,大专的很少。但在药物研发的过程中,大专学历的人员也会承担一部分工作。

“细说起来比较多。像药理毒理,一般就是对动物进行实验,初步验证药物的安全性和药效性。还有一部分是临床研究,研究后取得相关批件后在医院开展的工作。”上述人士称,一般情况下大专生不会到核心工作岗位。

在君实生物的研发团队中,有302人是本科学历,占研发人员的48.71%,可以说是它的中坚力量;还有245人是硕士学历,占研发人员的38.52%,仅次于本科学历的数量。

同时,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过去,君实生物认定的核心技术人员仅4人,分别是冯辉、张卓兵、SHENG YAO(姚盛)和HAI WU(武海)。

在上个月,君实生物的“首席科学家”武海因个人原因离职,核心技术人员也从4人变成3人。

对此,君实生物回应称,武海的离职不会影响在研项目及核心技术的推进与实施,也不影响公司专利权的完整性。

疑点二:不良反应发生率高达97.7%

回应:3-4级不良反应发生率非常低

目前,君实生物只有这一款药正式上市销售。这款药物——PD-1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拓益),是国内首个获批上市的国产PD-1单克隆抗体注射液,常用于治疗晚期黑色素瘤。

公开资料显示:这款药物(以下均简称“特瑞普利单抗”)每盒内有1瓶240mg(6ml)的药物,价格为7200元。患者每2周静脉输注一次,每月在该药上的花费超过1.4万元。

这一次,来自自媒体的质疑文章也将主力炮火对准了这款药物。文章称,这一款药物的所有不良反应发生率为97.7%,有15.6%的患者因为不良反应而永久停药。

红星资本局在国家药品监督管局药品审评中心网站查询发现,在该药物的《申请上市技术审评报告》中,的确有上述数据。

对此,君实生物回应称,在所有不良反应发生率中,更受临床医生关注的是3级及以上不良反应发生率、与药物相关的严重不良反应(SAE)发生率。

“(这一研究的)3-4 级不良反应发生率非常低。”君实生物在公告中称,其他1-2 级(轻微)不良反应主要包括皮疹、乏力、食欲下降、 恶心、咳嗽和头晕等。

前述某药物研发公司的研发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一般来说,所有药物都会有不良反应,说明书中都会列举出来。少数中药的说明书中会写“尚未知(不良反应)”。

“目前,没有明文规定说‘不良反应发生率必须低于多少才能上市’,没有这样的警戒线。”上述研发人员称。

四川大学某药学专业研究人士向红星资本局表示,“‘所有不良反应发生率’虽然看着高,但实际上同类型药物都高。如果不良反应大多是轻度或中度,对一款救命的抗癌药物来说,我觉得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疑点三:礼来制药放弃了JS016S?

回应:合作一切顺利,停止实验不涉JS016

君实生物的招股书显示:它和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合作开发新型冠状病毒中和抗体——JS016,目前项目处于早期开发阶段。

今年5月,君实生物和美国的礼来制药签署协议,将在中国之外对JS016开展研发活动、生产和销售的独占许可授予了礼来制药。

对此,该自媒体在文章中质疑,礼来在美国开展了两批新冠抗体临床实验。一批是自家研发的555抗体单用,一批是555+JS016的联合用药。其中一项涉“555”的实验已经停止临床研究,“JS016在美国上市之路已经大概率胎死腹中了。”

对此,君实生物回应称,JS016在国内外的临床进展以及该项目和礼来制药的合作均一切顺利,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事宜。

“截至本回复签署日,JS016已顺利完成中国、美国2项健康受试者I期研究。”君实生物称。

同时,据君实生物介绍,礼来制药停止的临床试验不涉及其产品 JS016,涉及的是礼来制药的另一个中和抗体 LY-CoV555。

这些疑点,避而不谈

这对父子是外行领导内行?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君实生物在对上述三大疑点进行了一一回应后,却对一些较为关键的指控避而不谈。

比如,在该自媒体的文章中,零零散散地抛出了君实生物实控人父子(熊凤祥和熊俊)的背景,暗指其是通过人际关系使新药快速过审。

不过,红星资本局在国家药品监督管局药品审评中心网站查询发现,特瑞普利单抗能快速获批上市,是由于其是“有条件获批上市”。

有某上市制药公司的员工告诉红星资本局,一般来说,药品研发申报都要经过临床试验,至少是三期临床试验,在这之后,药品才能上市。

但君实生物的是“有条件获批上市”,根据《临床急需药品有条件批准上市的技术指南(征求意见稿)》,如果有新药能预防或治疗严重疾病、罕见病等,即可申请有条件批准上市。

这或许是特瑞普利单抗能快速获批上市的原因。根据回复函内容,目前君实生物的相关临床试验将争取在2021年底前完成。

哪怕上交所的问询函中提及了自媒体所说的“领导这支团队和这家公司的,是一对没有任何生物学科背景的父子”,但君实生物也并未提及这对父子的情况。

目前,君实生物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熊凤祥和熊俊父子。其中,儿子熊俊担任董事长。截至今年三季度末,熊俊持股比例为10.01%,熊凤祥的持股比例4.71%。

红星资本局翻阅君实生物的财报及招股书等,发现:在入局君实生物以前,这对父子俩的履历上均没有医药相关的背景。

其中,儿子熊俊曾在地方税务局工作,并先后在某证券公司、资产管理公司、房地产公司以及基金管理公司工作过。

而熊凤祥的工作大多与电气有关,2007年11月后从武汉供电设计院退休。有消息称熊凤祥是凤祥酒业的董事长,但君实生物公布的履历中并未有相关经历,目前尚无法证实两者关系。

11月13日,红星资本局曾就相关问题致电君实生物证券部,其工作人员当时表示,他们正在准备回复监管机构的问询函。对于红星资本局提出的问题,他们都已经记录下来,稍后会回复。

截至发稿,红星资本局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

编辑 白兆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