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教授:美国精英把"颜色革命套餐"用在了自己身上

逸语道破:美国精英把“颜色革命套餐”用在了自己身上

[视频/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大家好,欢迎来到本期的《逸语道破》,这次讨论的还是美国。

1月6日,美国国会就各个州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进行确认。这么一件礼仪性的事情,在经历了一系列戏剧化的冲击之后,我们看到了一个更加有趣的后续发展。第一,根据美国的宪法,特朗普要到2021年1月20日才完成他的总统任期。可现在,他被美国所有的社交媒体平台封杀。不仅他和他亲属的账号被删除,发布和他相关内容的账号都可能被删除。当然这件事跟美国的言论自由没有关系。这种账号的删除告诉了大家一个基本事实,就是像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企业,在美国的政治环境下是有这样的权利的。因为那些平台是它们的私有产品。

小布什政府时期出过一个案子,一个非洲裔的说唱歌手编了一首反伊拉克战争的歌曲,还到酒吧去驻唱。结果酒吧老板因为支持伊拉克战争就跟他解除了合同。这个官司打到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这个歌手认为唱反战歌曲是自己的言论自由,你以此解除跟我的合约是不对的。但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作出的裁决是酒吧老板没错。为什么呢?因为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自由是公民在公共场合的言论自由,酒吧是私人场合,里面唱什么歌这个酒吧的所有者说了算。

第二,那些在1月6日反对拜登的选举人票的参议员,比如乔希·霍利和泰德·克鲁兹,现在也面临一个新变化,就是万豪集团、蓝盾,以及其他一些金融保险机构这样的游说财团,明确表示要切断对这些参议员的资金支持,这是非常重的惩戒手段。他们认为,这些暴民冲击国会山是不能容忍的。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参议员还要继续支持对拜登的选举人票的否定,要对这种行为进行惩戒。

这里面的内生逻辑是由奥巴马建立起来的。他发了一个非常明确的声明,认为冲击国会山的行动是由现任总统特朗普煽动的,其目的在于干扰或者改变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于是,《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把这次国会山事件称作一场政变。事情就有点魔幻现实主义了。当然这还不是最魔幻的部分,还有更多的发展。

众议院的议长佩洛西,就是办公室沦陷、讲台被抢走的那个,跑去找了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主席米利将军。他们讨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题目,就是如何预防特朗普去按那个核按钮。这些事情微妙在什么地方呢?美国的国防部发了一个声明,确认特朗普到现在为止仍然是三军统帅。

这件事情和暴乱过程中国民警卫队到现场进行防护的事情是密切相关的。第一,现在有很明确的消息指出,特朗普是没有签指令的。很有可能到最后是彭斯越过了特朗普去签了这个指令。第二,美国军事指挥系统应该是由五角大楼的文职去管理那些穿制服的军队的调控。特朗普任命的五角大楼的文职代理部长其实拒绝了各方调动国民警卫队的指令,后来是美国陆军部的部长,这是个军职,和几个州的州长达成一致,然后进行了调动。理论上,这是直接绕开了五角大楼的层级进行的调动。

它让我想起了《纸牌屋》的第一季高潮的部分。教师工会的罢工,让“下木”(Underwood)参议员陷入到比较尴尬的境地。破局的关键是一块“砖头”以及一个命案。“砖头”在电视剧里面是下木参议员让他的助手去扔的,就是他自己策划的一次危机。在这之后,他通过他的妻子克莱尔非常敏锐的头脑,把走上街捍卫自己正当权益的教师工会成员定义为无组织、无纪律的暴徒(Disorganized Labor)。这个细节扭转了他在政治生态上的尴尬局面。

美剧《纸牌屋》中的下木参议员,图片来源:剧照

进入第二阶段,他等学生没有办法在学校里面上学,又因为糟糕的治安环境出现一桩命案之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对家人进行慰问,然后对其进行政治化的最大利用。他用该命案强迫组织罢工的教师工会的领导人跟他进行谈判,直接跟他进行道德喊话,说:“如果说你不谈判,就代表你让更多小孩的生命暴露在风险当中,你是一个屠夫,你是一个没有道德高地,没有道德正义感的人!”

到了第三阶段,当两个人处在密室的时候,他用了非常多的手段去挑衅,直到那个人情绪失控揍了他一拳。此时,他拿出了法律,说这叫袭击参议员。在美国,这是重罪。那么他手上就有了一个把柄,于是那人只能妥协,让教师工会复工,同时确保剧目中总统第一任期里最重要的教师改革法案通过。

如果我们以纸牌屋作为一个框架去看发生在华盛顿的事情,会看到什么呢?首先,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非常准确地演绎了什么是“无政府主义盲动”。他们完全基于一种非常激烈的情绪,进行了一种宣泄性的表达。在表达的过程中并没有所谓法律跟界限的意识。于是,在情绪和场景的调动下,他们的聚会和游行进入了理论上不应该成为正当游行场合的、正在进行选举人票唱票过程的国会。这逾越了法律和秩序的边界,也突破了美国精英能够接受的边界。

当然,他们对于自家人边界是很清楚的。美国人现在把这件事称为“暴乱”(riot),但如果你把在美国走上街头的这些人和香港那群真正意义上武装起来的暴徒比较,会发现这些人简直温顺得跟绵羊一样。这是老美的双标,会遭报应,我后面再专门做分析,先回到美国的这起事件。

许多人冲击国会之后,在复杂系统的耦合作用下出现了意外:有人直接被击毙,有人因为自己身体不好死掉了,也有警察在冲突当中死亡。在没有任何清晰现场纪律维系的情况下,一场大规模的冲突中一定会发生类似事情。

经历到这一步就相当于一块“砖头”已经砸出去了。砸出去以后立刻出现了一波反推,就是民主党的精英们对这件事情进行了政治化的应用。奥巴马立刻发表了一个非常讲道理的、精细化的梳理和说明,建立了一层因果关系:为什么会出现这个事情?因为特朗普始终不承认选举投票结果,结果导致了这样一些结果。然后主流媒体对此定调:这是有组织的政变,总统号召的政变。接着社交媒体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对信息进行最大化的管控,理由是考虑到公共秩序。

说实话,这个套路是民主党或者是美国在其他国家搞颜色革命的套路。这次他们毫不犹豫地在自己本国用上了,可以说“效果拔群”。当然,你会发现这和“黑命贵”游行的时候形成了鲜明对比。“黑命贵”游行中出现打砸抢的时候,这样一种叙事是缺乏的。因为有这种叙事能力的人由于自己特定的意识形态跟价值观就不做这样的事,“懂王”那边就比较孤单。

你会发现的第二件有趣的事情就是,美国的政治精英是有一条非常明确的红色警戒线的,就是他们自己的安危或者尊严,而国会正是这样一条红线。国会被突破了以后,他们就像被踩了尾巴一样。至于新冠病毒死了三十几万普通美国人,不好意思关我何事?这些精英不是没有行动能力,不是没有招数,而是不想用,因为他们觉得不值得。

现在他们的方法很简单,用这件事情实现自身政治利益的最大化,而这时候就展现出了“本能一样的双标”。当年特朗普的选举结果出来了以后,民主党难道没有号召人上街游行?没有人反对?“通俄门”折腾了好几年呢,中间难道没有冲击白宫?这就是政治。大家看到的是华盛顿政治的一次现场秀。

第三件你可以看到的事情是资本跟政治的联动。这次跳出来的两家企业——蓝色十字和蓝盾是医保。奥巴马是怎么被特朗普否定的?奥巴马拿出的医保方案实际上是美国政府用美国纳税人以及美国中产阶层的钱给医保输送利益的。也许初衷是好的,但最终被资本劫持掉了,现在来了一个反扑,而且理由非常有正义性。这就是美国精英基于自我中心的政治精算,在这个精算过程中,我们看到的是双方都谋求实现自我政治利益的最大化。至于社会,两方都没有人太把它当回事。

最后,大家可能看到了一丝“柔性政变”,这可能是最具看点的。这个词是我们宝岛上的一个家伙发明的。什么是“柔性政变”呢?佩洛西老太太冲去找参联会主席谈特朗普手上“核按钮”的事,这是想干什么?这就是政变。特朗普那个最多是宣泄。他的选民和支持者冲进了国会大厦,真有可能把选举结果翻过来吗?

整件事情特朗普做错了,违反了美国政治游戏的规则。其他人利用了这一失误搞了一场军事政变,或准军事政变。这是什么意思呢?第一,给特朗普“消音”,不让他在媒体上发声。第二,把他架空,把美国总统权力最高象征的“核按钮”给拿过来。佩洛西这次走远了。如果不是佩洛西走了这一步,美国国防部不会再发那个声明。

威廉·佩里在《政治报》上又发表了一篇文章,开始讨论一个更加宏大的命题,就是进入这个阶段(按照我个人理解,就是选输了,但还没离开白宫)的美国总统,手上是不是应该再保留“核按钮”?是不是应该拿走,改变自杜鲁门以来美国最高领导人对它的控制权?

现在看起来,所谓的“深度政府”(deep state)真的挺有意思的。有些东西草蛇灰线,不能说完全没有任何原因。当然这件事还在发展,会发展到哪一步谁也不好说。从现在开始到1月20日的每一天都有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在媒体空间需要保持对信息的识别能力。我已经在好几个地方看到有人不停地讲“美国这个地方断网了,那个地方断网了”,暗示可能在那些地方出现了暴动。尽管这一次的事情确实闹挺大的,但是大家对于“美国”这个概念还得有一个基本的认知。作为目前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在国内的核心问题上,比如政权交接,其治理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尽管在它国内确实已经出现了在发展中国家搞颜色革命的套路,但要把内部那套东西彻底砸个稀巴烂,估计还得有一大段时间,目前来看不太可能。

当然更加重要的是,大家在此过程当中要思考发达社会的有效治理模式究竟是什么?在双方博弈的过程中,有几个问题从2016年开始就被民主党一侧,就是自诩站在美国核心价值观的那一方,忽略了:支持“懂王”的7300万人算不算美国民众?他们基于什么原因去支持“懂王”?他们有没有得到合理的关切和应有的重视,进而找到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忽略了这些问题是不对的。这是美国整个体系走向歧途、陷入误区的重要表现。

有很多人提醒我,谈这些东西的时候不适合太幸灾乐祸。说实话,我作为一个研究国际关系的人,在了解了美国历史上在各种地方对中国做过的一些事情的时候,看到美国的首都核心区出现这样一幕戏剧性的画面时,最初没有那种情绪是在撒谎。但后来我觉得光有那种情绪也不太好,确实比较低级,我们还得多思考一点。

美国帮我们趟了一条道,踩爆了一堆雷,这就是告诉我们在那条道上以美国的那种走法是行不通的。我们得换个路子去走。当然,我们也真诚地希望美国人自己能早点爬出这个坑,毕竟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需要地球上所有人参与。当然,最后这事还要看美国人自己怎么去解决。

在这里我必须还得说一句,送给所有那些奉劝过要我保持温和理性克制的人:“管管你家蓬佩奥,好吧?”事情已经闹成这样了,还不忘记在台湾问题上给中国添堵。像这种货色,如果持续不断地在美国精英中产生,在华盛顿能够混得如鱼得水的话,美国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就俩字:报应,或者活该。这是你自找的,是历史给予美国这种不负责任的国家应有的待遇和下场。这个事情放哪都可以讲得开,大家可以讲道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